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钱七虎:坚守爱与奉献的坐标

时间:2020-08-13 16:44:58  来源: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杜杏玲

资料照片

  不闻军号激越,不见战旗飘扬,眼前83岁的长者埋首青灯黄卷之间,却以穿山入海的雄魄,筑起“地下钢铁长城”,把一生献给了“顶住敌人来犯的风险和压力,保卫祖国的每一寸土地”这项伟大的事业。

  钱七虎,陆军工程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现代防护工程理论奠基人、防护工程学科的创立者、防护工程科技创新的引领者。到2020年,他为中国国防事业和军事科技攻关奉献了整整60年。

  在第七届全国道德模范名单中,“全国敬业奉献模范”钱七虎的名字赫然在列。一个甲子的时光,他在中国军事防护战线上绘制了无数工程图,主持攻克了无数军事科技难关,护佑国家和人民的安全;在自己人生的“工程图”上,他始终坚定不移守护着三个坐标:中国共产党员,中国军事工程科学家,中国人民的儿子。

  “爱党信党跟党走,是我一生中最正确最坚定的选择”

  “国家奖励的奖金还剩下多少,捐给武汉!全部捐给武汉!”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钱七虎立即向组织提出这样的要求。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那么多医护人员上前线了,前方需要大量医疗设备和药物,需要建设方舱医院。”钱七虎告诉记者,“我是共产党员,我宣过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我人去不了前线,我的心要去。”

  650万元,第一时间捐赠给了武汉抗疫前线。在钱七虎眼中,他与医护人员是“同行”,努力的目标都是保护国家和人民,只不过医护人员防御的是病毒,他防御的是来犯之敌。

  “爱党信党跟党走,是我一生中最正确、最坚定的选择。”钱七虎在很多场合说过这句话,他用毕生精力投入国防事业,建立并不断推动我国现代防护工程事业,知道自己往哪里去;他一生坚守保卫国家的梦想,不忘共产党员的使命,知道自己从哪里来。

  从哪里来?从国家危难的环境中成长而来。“国歌里唱道‘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生的。”1937年8月,淞沪会战爆发,钱七虎的家乡江苏昆山陷入战乱。

  那一年,母亲在逃难途中的小船上生下他。“在那条小船上,母亲怕我的啼哭引来日本兵,不得不把我的嘴捂住,心疼地留下泪水。”钱七虎忘不了在日军铁蹄下生活的8年童年时光,“我们小时候常常看见日本的‘啪啪船’去农村抢军粮。”

  “为什么老百姓叫它‘啪啪船’?”钱七虎解释道,“因为日本的兵船有柴油发动机,发动机工作时会啪啪作响。”这是留在童年钱七虎心中“落后就要挨打”的深刻印记。

  高中毕业那年,上海中学团委书记找到钱七虎问:“哈军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需要人,你想不想去?”他毫不犹豫选择去哈军工,他要建造有力的武器保家卫国,不管犯我中华者是哪里来的“啪啪船”。在这里,他与防护工程专业结缘,走上国防事业生涯,用一生的时间做一件事——为国家铸就“地下钢铁长城”。

  “为国家科技进步发光发热,是我一生的梦想”

  20世纪70年代初,核爆蘑菇云在戈壁荒漠升腾,中国某个核武器爆炸试验成功。一群身着防护服的科研人员便迅速进入核爆中心勘察爆炸现场,钱七虎便是其中一员。他们在做实验,观察和解决飞机洞库门在核爆冲击下的质量问题。

  如果说核弹是军事力量中锐利的“矛”,那么,防护工程则是一面坚固的“盾”。那时,30多岁的钱七虎受命设计空军飞机洞库门,为了找准原有设计方案存在的问题,他专门到核爆试验现场调查研究。

  “防护门严重变形,打不开了。飞机飞不出去,怎么展开反击?”钱七虎马上优化方案,从优化计算精度入手开始攻关,他认为防护工事必须向现代计算理论和计算设备的水平迈进。

  那时,先进的计算机语言和程序还是新鲜事物,很多科学家还没有接触过。钱七虎毫不犹豫,马上学习。历经艰难,他利用大型晶体管计算机和有限单元法进行工程计算,解决了控制大型防护门变形计算的设计计算难题。

  像这样的技术攻关,钱七虎经历过无数次,他一路披荆斩棘,解决核武器空中、触地、钻地爆炸和新型钻地弹侵彻爆炸若干工程防护关键技术难题,不断引领着防护工程事业向前迈进。

  从学习到工作,钱七虎热衷于攻坚克难,沉浸在学习和工作中。在哈军工学习的6年里,他没有游览过哈尔滨冰灯、松花江的融冰;在莫斯科学习的4年里,他从没有去过需要排长队参观的列宁墓,没有去莫斯科之外的任何城市游玩。

  多年之后赴俄罗斯的一次学术交流活动中,钱七虎才去了列宁墓,弥补了当年的遗憾。“为国家科技进步发热发光,是我一生的梦想。”他说,“我是中国的军事工程科学家,我的学习机会是国家给的,我的学习生活是很多中国农民用辛勤劳动供养的。我要对得起国家和人民。”

  “我只有一个目的,回馈培养我的国家和人民”

  2019年1月8日,201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揭晓,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工程大学钱七虎院士荣获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奖金800万元。

  前脚刚获奖,后脚便把奖金捐了出去——他把自己荣获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奖金捐献给了自己设立于家乡昆山的“瑾晖”基金,重点资助边远贫困地区的贫困学生。这个爱心基金设立于2006年,而他慈善之举不是从2006年开始的。他从20世纪90年代起,就用自己的获奖奖金或者工资资助贫困学生,帮助孤寡老人。

  那个时候,钱七虎的收入并不算高,但他每年都会拿出几万元,用于公益事业。“这是我一贯的行为。”钱七虎说,“平时就捐,捐给国家需要的地方。军队的专业技术重大贡献奖奖金、‘何梁何利奖’的奖金,还有平时的一些科研项目奖励我都捐出来了。我做这些只有一个目的——回馈培养我的国家和人民,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瑾晖”基金“瑾”和“晖”二字,分别取自钱七虎的母亲和妻子的名字。“一个人不能只想着自己好,要关心更多的人。”母亲质朴的教诲、贫困时仍然帮助他人的举动,成为钱七虎一生的榜样;妻子袁晖始终支持自己捐助、帮助他人,因工作需要而夫妻分隔两地的16年里,妻子赡养老人、抚育孩子,为自己全身心投入国家国防科技事业创造了温暖的家庭环境。钱七虎早早做了决定,把自己接收到的大爱传递给更多的人,送往更远的地方。

  这一生他培养了很多青年科技人才,他言传身教,把“不怕艰难、不怕挫折、不怕干扰”的人生格言留给了学生。“爱这个国家,就要爱人才;爱人才,就要让他们坚持这样的状态。”学生们眼中,钱七虎就像永动机一样,在追求理想的路上从不停歇。他把这种追求理想永不停歇的状态,视为最大的幸福。

  【短评】敬业奉献是高尚的人生境界

  如果说钱学森等科学家铸就的是利剑,那么钱七虎铸就的是盾牌,是国家安全、人民安康的基石。作为我国现代防护工程理论的奠基人、防护工程学科的创立者,钱七虎耗尽毕生心血,为我国各个时期的防护工程建设作出了突出贡献。他的一生是敬业奉献的一生。

  在敬业奉献精神的激励下,中国共产党党员的崇高理想化作积极扎实的行动,化作看得见摸得着的成果。钱七虎常说,只有把个人理想与国家的需要、民族的前途紧密联系在一起,才能有所成就、彰显价值。他不怕防护工程现场的辐射危险,坚持去工程一线、科研一线,用热爱与奉献带领、鼓舞着一批批年轻的军事科学家、年轻的共产党员。

  在敬业奉献精神的召唤下,中国科学家的智慧胆识化作坚不可摧的战略防线,保卫山河,护佑人民。钱七虎一生从未动摇的目标,就是为祖国铸就打不烂、炸不毁的“地下钢铁长城”。“地下钢铁长城”,是国防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在世界军事技术日新月异的压力之下,钱七虎不断挺进科技难关,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在不断的学习和突破中为国家构筑越来越坚实的安全屏障,为中国国防事业增添荣光。

  在敬业奉献精神的涵育下,中国人民的儿子始终追求回馈社会、大爱无疆的人生境界。“我自己就是在国家的资助下成长成才的,现在很多贫困学生需要帮助,如果能像我一样完成学业,成为一个对国家和社会有用的人才,那是一件非常有意义又幸福的事。”钱七虎质朴的话语,道出忧国忧民、以天下为己任的赤子情怀。他将自己敬业奋斗得来的奖金捐给贫困学子,为他们送去物质保障,也把奋斗的精神传承给这些正在成长的幼苗。

  道德模范是时代的英雄,道德模范高尚的人生境界如同闪耀的明灯照亮社会发展的前路。矢志铸盾、丹心报国的钱七虎,用责任担当筑就共和国的坚实防线,用热爱传递坚定的理想信念,他60年奉献岁月里的汗水与智慧、忠诚与勇敢,将熔铸进属于中华民族万众一心、上下求索的时代丰碑。在这和平发展的年代,让我们向这位奋斗在国防事业、为国家和人民的安全而负重前行的科学家致敬!(记者 彭景晖)